新聞報導某高中15人手機簡訊作弊甚至傳出150人參加作弊?!

 

  看到這則新聞,讓我想到自己高二時某次的英文期中考。其實在此之前,我們班常常都有人作弊,應該說每個人都有這種經驗,不管大小考,甚至有的證照考試也有人頂替,偶爾一兩個會被發現,其他人就當做緊惕,也不是不作弊就是低調了點。我們班每個人各有法寶,方法也很多樣,比起我在國中時看到的更為進步,不過我國中只敢小考作弊..大考可沒那個膽子。

 

  升上高中沒多久,遇到考試時班上就瀰漫著作弊的氣氛,每個人上緊發條不為k書只為小抄和找幫手做準備,當時我座位後面是本班的第一名..他還不只是我們班的第一名,更是我們科系的第一,當時他就找了我當幫手..雖然成績不比他好,但怎麼說我也都保持中上成績,所以考會計時趁著監考老師不注意,迅速的對了幾個大題的答案,結果會計成績出來我是班上唯一的一百分,至於第一名的考九十六分錯了一題。結果他為了這個四分很傻眼,粗俗的說就是..幹的要死。那時門外也有巡堂老師,我們班曾有人考試交換試卷而被逮到,雖然以零分處理,但作弊的風氣絲毫不減。

 

  我們的科系有五個班,我們分為A~E好了,某次的英文期中考試題是由B班的導師出題,她是個英文老師,還是學務主任的妻子,要考英文前的那個下課時間,班上有個男生從門口大喊他知道了英文某大題選項的答案,隨即班上起鬨他只好寫在黑板上,等鐘聲要響起時才趕緊擦掉,等一拿到題目才發現真有這回事。原來是B班的老師洩題給自己班的學生,結果學生口風不緊,跟我們班交情好的人說了,才知道這麼一回事,其他班的人也知道,不過並沒有像我們一樣明目張膽的公開,只有跟B班同學有交情的人知道。結果那一大題我們班沒有一個人被扣分,連平常英文課上課在睡覺的人或是英文都考個位數的人都全對,結果引起我們英文老師的懷疑。(我們班的英文老師是另一位老師,不是B班老師。)

 

  後來我們班英文老師,為了要找出真相,還單獨約談了不少我們班英文分數出現奇蹟的同學。稍微了解這奇蹟的原因,才知道告知我們班答案的是B班的同學,本班的英文老師是在本校教學數十多年,挺有權威的,當她快要找出B班的老師才是主謀時,這時有個人出現了,她就是跟我們班男生說答案的人,她哭哭啼啼的解釋說,因為她到辦公室時在老師桌上發現期中考試卷,因為好奇心所以偷看了試卷。後來那位女同學被記了過,我們英文沒有重考,不過英文老師還是很氣B班的老師怎麼如此不小心,但也有暗示過我們她知道是B班老師洩題。再之後我們有聽班上那位男生說,是B班老師哀求女同學幫她出面去跟我們英文老師解釋,擬好一套說法,至於記過的事之後會想辦法幫她消掉。整件事就算落幕,不過後來那位老師還是有洩題,只是他們班上的人口風都變得非常的緊。

 

  我們班導也知道這件事情,又因為我們班作弊風氣太盛行,有幾個被抓到,之後我們班大考時被叫去四樓禮堂考試,我們教室當時在四樓,禮堂是在隔壁棟的四樓,我們必須自己講桌椅搬到從四樓教室搬到一樓在走一小段路到另一棟再到四樓禮堂,到禮堂考試這件事,當時全校的人差不多都知道,我們班導只用了丟臉來形容我們。

 

  禮堂,我們班大約45人,禮堂可容納約800人左右,我們老師可能認為我們班最常慣用的作弊就是幫手。不過我只能說她誤會了。因為考試這種事情只能靠自己,也就是自己最可靠,雖然在禮堂考試人與人之間的間隔大約三~四章學生桌長的距離,又加上有兩個監考老師(搞的很像在考學測),不過在考試前就知道要到禮堂考試,早有同學已經在家裡準備傢伙應試。

 

  禮堂考試,印象中我們好像有兩次大考都在禮堂考,我也曾看過有整班在廣場考試,雖然有小小幻想希望可以到廣場不要到禮堂,因為要搬桌椅到上下四樓(來來回回也就是16樓,累到想飆髒話),一路上經過還有學生指指點點,就覺得廣場好一點,不過一想到要面對陽光還要預防風吹沙..我們班還是活在黑暗處就好..。結果禮堂考試全員平安通過,作弊?當然有,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防不勝防,估計在禮堂作弊的佔班上人數二分之一咧,我有沒有?我忘了..哈哈,不過記得好像沒在禮堂考試後,作弊的人有明顯便少,大家彼此以實力競爭,為免輸贏被人落一句"你還不就是作弊的",因此洗心革面的人不少。

 

  還是不要作弊好,畢竟學測就是真要靠實力的,我們班曾有人學校考試都比我好,不過學測就比我差,所以為自己儲存實力吧,那些小技倆都只是曇花一現罷了。

 

 

創作者介紹

貓街

vivi(湘)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