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夕前一天,因為操作物品不愼,所以左小腿有二分之一是淤青的狀態。當下只覺得腳一麻接著伴著陣痛,忍著痛趕著要忙過年的事情。

 

淤清是在除夕那天早上睡醒,才整個跑出來見客,我身上從沒那麼大的淤青過,所以冷冷的過年,我還是穿著短裙很得意的炫燿起我的淤青。不知道我在得意什麼,只要有人問起,我的嘴角就會微微上揚,現在想想..真是有病!

 

從除夕開始算有整整一個星期的時間,我不知道肚子餓的感覺是什麼,但是很常感覺到肚子快飽到炸。

 

從除夕開始算有整整一個星期的時間,我不知道打麻將贏錢的感覺,但是很常感覺到輸錢快要哭到眼淚流下來。我記得高中數學老師說過耳朵有痣的人,賭博是十賭九贏,自從有了這番話作後盾,我的賭運就整個亨通起來,但它卻在除夕夜那天起,給我失靈了....。都被我家阿瑪贏走了..是不是阿瑪耳朵上有痣..還來的比我大顆?我得要找個時間好好觀察觀察。

 

從除夕開始算整整一個星期的時間,我都說我不停的吃東西,打麻將。所以當然沒有出去哪玩,只有大年初二回去車程大約20分鐘的外公家。姑婆大年初一就打電話來拜年順便問看看有沒有要回鄉下,阿瑪說在考慮看看。連著幾天新聞上的路況總是塞塞塞,我又莫名的得意起來..覺得能在家舒舒服服,沒塞在車陣中,真他x的幸福。

 

楊阿嬤,我的消費卷待在我身邊不過才半天的時間,全都進了我阿瑪的皮夾裡,要唱歌..來我家陽臺上唱好了。(唱歌..看星星,吹冷風..看醫生。太棒了不是嗎!!)還有我訂了暮光之城1~3,等我看完在拿給你看,不過可能要有段時間,因為我還有1x本書還沒看完。

 

我又收到那個人從msn丟過來的訊息,沒有任何的文字就只是個符號,每次都是符號在等待我的回應,我演練好幾次要說的話,但總是遇到又說不出口,是否太過殘忍?最後還是選擇不回應。我不希望自己變的冷血,但也不想要別人殘酷的對待。

 


創作者介紹

貓街

vivi(湘)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